冬青杏

退圈老人,随心写东西,随心发。

Almost Lover

是给一个关系很好的人写的十题。
想刷刷这个标签的存在感,顺便把更多人拉下这个冷坑,如果可以的话😂
cp莫茉Jim x Molly,名字是我懒得取了,就拿了写的时候听的一首歌。
没有雷点吧……大概?

BGM:Almost Lover
1
我叫Molly Hooper.
我的工作是停尸间管理员,顺便也算是sherlock的助手,有时会帮他清洗量杯,整理仪器或是实验报告。
我是那种最普通,最无足轻重的人,扔在人群中就找不到的那种。

我喜欢的人与我截然相反,sherlock.
他是那种很聪明,同时也让我很有距离感的人。因为像他那种聪明人,对我这种普通人从来都是不屑一顾的。
所以我从来只是假装不经意地找他聊天,或是在他用显...

2017-02-16

凡俗之爱会在欲望驱使所乍起的勇猛之后,迅速呈现软弱和无力.它需索回报和自我满足.因此,我们大部分感情既不坚定,也不高尚,遑论光明.我不知道以爱为名是否就能获得救赎,这个答案我隐约清明只不过尚心存侥幸.而我知道的是——我爱你,所以你才能够毁了我.
——文字来自B站剪辑.转侵删.

2015-05-02

Dark paradise(给柔柔的x)

——Everytime I close my eyes,it's like a dark paradise.


闷热的空气凝固在教室狭小而密闭的空间里,窗户的那层薄薄的玻璃阻隔了外面风的聒噪,但头顶上电风扇的吱呀让当时的我开始担心它会随时掉到我头上。于是便百无聊赖地撑着头手指在桌面上胡乱地敲击,在心里估算着扇叶的长度以及电风扇的转速,而老师翻动卷子的声音被当成惊悚的背景音。

直到老师报出你的名字,然后我开始注意你,然而内心却在猜测你到底姓金还是荆。

再然后很长一段时间没有然后,一切都因为你我不熟,而且我交恐。

……

音乐课的音乐剧被圈圈取了个很文艺的名字“今夕不若彼时”。当时分组的...

2015-03-22

今夕不若彼时(给范范)

前两篇对于称呼的纠结真是够了,不过范范一直挺好听。

关于我们的故事很短很感人。

似乎我们熟起来是因为音乐剧,今夕不若彼时名字是多好。如果剧本没有一语成谶便完美。、

我还记得那里面我叫莫瑾,另外人的名字早就忘记,但是剧情也忘得差不多。

似乎是一个去学艺术,一个出国,一个辍学,一个转学,还有两个忘得干干净净。

时间是很奇妙的齿轮和转盘,玄奥不可解。而我分到了那个本来不属于我的角色。但是结局都是一样,我还是提前站在讲台上,和你们道别。

到家后其实一直在后悔,觉得自己没有说什么戳泪点的话,也没有说感人的一大段。

大概是我把最感人的话在和你们呆在一起的时间里,已经全都说完了?

记得我们的...

2015-03-18

今夕不若彼时(给二糖)

关于你的称呼一直很费解,在我还是少女心泛滥的时候叫声糖糖,有时候叫TY,或者二糖。

而至于真的应该叫什么……一年半了,大概也没有确定下来。

一年半了,一年半了啊。

记得我们俩熟起来好像没那么快,而印象最深刻的大概是去年暑假,我们摘狗尾草挠别人的脖子,体育课倒是也不是那么无聊。

本来想摘狗尾草夹书里带走,但是又觉得煽情。而且门口刚刚除过草,也没有和那时候一样的狗尾草了。

记得原来做过一篇把狗尾草叫莠草的阅读,当时满脑子里都是暑假里的那个画面。你拉着我的胳膊然后要把狗尾草从我的衣领里塞进去。

从我们熟了些之后,好像回忆就变得好多好多,想一点点整理起来又没有头绪。

而印象最深的从来不是...

2015-03-17

今夕不若彼时(给圈圈)

刚刚渣完了给柔柔的感觉眼泪掉下来。

在看这篇之前,你先保证不哭。

Hey,你还记不记得我们怎么熟起来的。

其实我也不大记得,好像是节体育课,你过来问我的名字并说你叫圈圈,然后问我能不能叫我琪。虽然后来你开始叫我小琪琪了。

现在想来我们好像认识也就一年半,但是感觉回忆有好多好多。

还有那些一直在计划里的,却一直没来得及实现的事情。

比如想和你一起去吃意大利手工冰淇淋,想和你去看巴黎铁塔,想和你一起去看帕特农神庙,想和你一起去看古罗马斗兽场,想和你合写一本小说……总是习惯于把一切都计划到很远。觉得计划总是会实现,即使可能不会在自己计划的时间里实现。

还有标题,今夕不若彼时,我也希望有...

2015-03-17

今夕不若彼时(给柔柔)

想不好用什么标题就用了这个。写不出煽情的话莫嫌弃。

想来一年多了,算是缘分。

当初见到你的时候算是没有什么印象,大概是身高差[ni]?反正我记得我们好像没怎么说过话,至少学期一开始是那样。

当初是把你当学霸仰视的吧,暑假里看着你走上讲台去拿分数很高的科学卷子。而我在暑假里是个徘徊在中游的学民。

我忘了我们怎么熟起来的,反正就这么熟了。真是一点历史沧桑感都没有的一句话。

那场最后的篮球赛,三班对四班。记性不好的我早就忘掉,而你记得。

那天的阳光把头发烤得很烫,那时候我没有刘海,就扎着简简单单的马尾辫和你和范范在操场上一圈圈地走,谈那些理想,谈那些遥不可及的,却又好像一伸手就能碰得到的...

2015-03-16

© 冬青杏 | Powered by LOFTER